德國木頭工藝極致.木頭手工眼鏡 HERRLICHT



DSC_7616.jpg

 


德國的木頭手工眼鏡 HERRLICHT,在去年的法國Silmo眼鏡展中驚鴻一撇,

當時原本要下單的,結果因為一些私人的因素,我決定晚一年將他引進,

對於喜愛 HERRLICHT 的朋友們真是抱歉,讓你們久等了!

今天,我們來正式介紹這一個來自德國的工藝、純正手工製作的純木頭眼鏡 HERRLICHT !!

但是專業的還是得讓專業的來處理,我們引用雜誌 D-FUN/孫煒庭的文章,

讓他用細膩的文筆來介紹這來自德國的工藝收藏品.HERRLICHT

 


DSC_7630.jpg

 

 

德國木頭手工眼鏡.HERRLICHT

獨立眼鏡設計師品牌是帶動整個眼鏡設計產業創新的靈魂所在,

無論是小編制游擊隊、恩愛情侶檔,

還是初出茅蘆不畏虎的學生新手,只要有真本事,都能站上世界舞台,

拿出作品與精品集團一決高下。

來自德國的全手造木頭眼鏡 HERRLICHT 是近幾年極度獲得關愛眼神的隱世好鏡,

你以為泰八郎的限量手工眼鏡已經夠難搶了嗎!

月產量不到50副,售價逼近五萬天價的 HERRLICHT 更是高招。



DSC_7663-2.jpg

 


之前國片海角七號紅翻天,打死一票出國比賽去抱金熊、銀獅獎,結果票房苦哈哈、

與觀眾脫節到不行的苦情藝術片。

在電影圈內,這種與商業票房完全搭不上關係的獎項比比皆是,但在眼鏡圈內可就不同。

如果拿到眼鏡圈公認的設計大獎,恭喜你,一炮而紅與銷售佳績指日可待。

 

 

herrlicht2.jpg



HERRLICHT 的設計師 Andreas Licht 在四年前第一次參加法國Silmo眼鏡展,

就奪得很多設計師搶破頭都拿不到,代表設計觀念與製作技術有傲人表現的「創新設計大獎」;

接著又在去年拿到走在時代尖端、品味非凡的「時尚奢華大獎」。

我覺得這當中有個很有趣的對比是,

設計師 Andreas Licht 本人跟時尚一濤都扯不上邊,他其實是位喜愛在山林、原野間騎腳踏車,

生活簡單,不折不扣的 LOHAS 田園鄉村派。

 

 

DSC_7636.jpg

 


Andreas Licht 早年是唸電子學,但由於他對木作手造工藝有著濃厚的興趣,

便開始踏上木工修行之路,除了設計、製作傢具,他也喜歡開發新玩具。

早期讓 HERRLICHT 闖出名號的全木造自行車,

便是照著1897年丹麥工業設計師 Mikael Pedersen 的原創設計,實驗、修改而來。

Andreas Licht 說:「我很喜歡自己動手嘗試各式各樣的木製品,既然眼鏡每天都要戴,

或許我也可以做一副手工木頭眼鏡給自己。」


 

DSC_7627.jpg

 

 

樸實奢華 親切感

這樣一個很簡單的想法,完全沒有眼鏡製作經驗的 Andreas 卻花了將近10年的時間來發展與構思。

想做出一副可以戴的木頭眼鏡很簡單,但要做的精緻、堅固、耐用,商品化概念成熟,

又是截然不同的兩碼子事。

HERRLICHT 的眼鏡是由楓木及櫻桃木製成,從選材開始,

就要非常仔細的進行控管,因為板材上些許的孔洞、結瘤與裂痕,都會對眼鏡品質產生影響。

Andreas 說:「我們試過很多種木材,在不斷的測試後,

才發現最適合製作眼鏡這類既小又精細的作品,該用什麼材質。」

由於Andreas有著很紮實的木工製作及設計背景,

他所研發的膠合板眼鏡在耐用度上經過長期佩戴測試,

就如同木製家具一樣,在使用後會隨著接觸皮膚油份以及使用習慣,

慢慢改變成佩戴者獨特的色澤,只要是正常環境下使用,

定期以清水清洗、不接觸刺激、揮發性的溶劑,並盡量保持在正常的濕度狀態下,

就會減少損壞、腐朽或是變形的問題。

 

 

DSC_7655.jpg

 

 

實際拿到 HERRLICHT 的手工眼鏡,會先感受到木材天然溫潤的手感以及打磨精細的爽滑感,

這與膠框的潤澤觸感以及金屬框界線分明的俐落線條話然不同。

往鼻樑上一放,意想不到的輕盈重量由一體成型的鼻墊及毫不壓迫的鏡腳平均分布,

我甚至能體會一股內心油然而生的親切感,

樸實但又奢華到能用一輩子的好東西,應該就是這樣吧,我心想。

關於東方人佩戴眼鏡最注重的鏡框鼻距,Andreas 也特別調整過,

雖然我認為鼻墊大小可以再做些許修改,但舒適性已經非常之好。

 

 

DSC_7660.jpg

 

 

人力工時 超限量

在現今這個有錢就能馬上買到豪奢寶石、千萬名車招搖過街的年代,

HERRLICHT 能拿到法國眼鏡Silmo時尚奢華大獎,

也算是歐洲眼鏡產業對於「奢華」這二字的重新省思。


從切割成型、細部結構、絞鍊、卡榫製作及打磨等等需要大量手工的近百道工序過程,

要製作出一副能上市的木頭眼鏡,平均需要一整個工作天。

Andreas跟我說,「現在有了助理的幫忙,我們兩人的月產量可以趕工到約50副,

但客戶還是要等待約3個月才能拿到他的眼鏡。」


 

DSC_7602.jpg

 

 

以往,所謂眼鏡產業內常用的奢華材質,多半指的是玳瑁(就是海龜殼,現已禁止補獵)、

水牛角(可以讓每副眼鏡都獨一無二的顏色、紋理)、

K金等貴重金屬、或是鑲嵌寶石等炫耀式工藝來呈現。


HERRLICHT 的出現,正是結合了「天然材質」的環保概念以及「人工」與「時間」,

兩大用錢也買不到的最奢華成本。

它與炫耀財羚式的bling bling正好站在天枰兩端,你得要換個角度看,

才能感受到它的精雕細琢、獨一無二以及低調又內斂的騷包質感。

而說到騷包這檔事,就讓我聯想到現在年輕人都熱衷的日本潮牌。

試想,這家隱身在德國小鎮上,只有三人的小型眼鏡工作室,

有個腳踏車不離身的品牌首腦,再加上專門發售排隊也買不到的超頂級限量商品,

HERRLICHT 不也是個走在潮流尖端的超級潮牌?

 

 

DSC_7656.jpg

 

 

熱愛手作 站頂峰

和Andreas聊天採訪的過程只有短短的20分鐘,但我已經可以感受到他的純真、善良,

以及對於手作木工那份融於血中的熱愛。

最後我問他,在製作過程中,有沒有發生什麼印象很深刻的事?

原本我期望聽到的是流血、受傷,或是研發設計時的靈感趣事,

沒想到他卻說了一件讓我也印象很深刻的小故事。

「做木工割到手是很正常的,但我記得有一次,我正在工作室做眼鏡時,

前門門鈴響了。你知道,在我們這個純樸小鎮上,

每天除了到前門信箱去收郵差送來的信,其實不太會有訪客按鈴。

我開門一看,沒想到大門前站的竟然是個日本客人,

他想來看看一個完全沒有眼鏡製作背景的外國人,

是怎麼做出讓他很驚奇的手工眼鏡,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找到我家的?

日本人追根究底的研究精神真是讓我印象很深刻。」

之後,Andreas應日本廠商之邀前往東京表參道發表作品,

並隨即引發一陣木造手工眼鏡訂做旋風。


如今,HERRLICHT 也登陸台灣了,如果你不喜歡炫耀大大的名牌logo、

也不喜歡冷冰冰的金屬佩戴感,又或者你很著迷於日本老師父的手作魅力,

都應該來親身感受這個立足於手工眼鏡製作頂峰的低調王者。

 

 

DSC_7603.jpg


 

後記

關於「HERRLICHT」這個我們不太熟悉的德文名字該怎麼解釋,

Andreas交往多年的女朋友兼助理Eva跟我說:

「在德文中,Herr就是Mister(先生),Licht代表的是light(光),

HERRLICHT 也代表Wonderful(超棒、很讚),

所以我們將品牌命名為HERRLICHT,除了代表設計師就是Mr.Licht之外,

也玩了一個很讚的幽默雙關語遊戲。」



 

 


 

文章引用自 D-FUN/孫煒庭


延伸閱讀:

德國 HERRLICHT 官方網站

眼鏡探險之旅.法國 2010 Silmo 眼鏡展 【四】HERRLICHT

更多的照片在我的無名

光明分子眼鏡

歡迎加入我們的 Face book 粉絲團


推推王

您的小小動作是鼓勵我們不斷進步與創作的動力,感恩

 

 

 

 

 

Comments ( 8 )

The comments are now closed.

7ads6x98y